曜要歌

▼曜歌
爱好是产小甜饼,还有开小破车。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韩张 双花 喻黄 双鬼
歌王子莲真/K尊出。
拒BP KY。

早晨吃♂什么(喻黄)

喻黄-早晨吃♂什么?
瞎捏造的剧情(。)纯属娱乐。

  “靠靠靠靠,大早上的谁没事干吓人玩儿啊……啊,队、队长!嘿嘿,我刚刚没睡醒,说着玩的……”

  黄少天清早刚刚睁眼,便看见自家队长坐在床沿,正笑盈盈地低头看他。黄少天心里一阵不详的预感涌过,额头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自然扬起的嘴角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黄少天是一直坚信不疑的。队长一大清早守在床头等自己起床,准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喻文州笑意不减地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少天啊,你这是什么。”

  黄少天忙撑起身子凑过去,接过手机仔细查看。原来是喻文州在一小时前...

一个小小的破自行车🚲。
小肉饼,祝食用愉快(?)

五分之四(?)

  和张新杰在一起之后,韩文清就无法避免地养成了一些习惯。每天准点睡觉倒是其次,他对“五分之四碗”越发纯熟的掌控往往更为霸图人所称道。

  一大早,韩文清就出现在霸图食堂。他走到盛汤的窗口,熟练地拎起汤勺。

  张佳乐晃晃悠悠踏进食堂,便看到自家队长面前整整齐齐摆着两个汤碗。走近一看,里面的汤汁液面平齐,目测竟分毫不差。

  “队长,您盛汤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给新杰盛的。”

  “……”

  不远处坐着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起身走了过来,就着韩文清手里的汤勺又往碗里加了几滴。

 ...

永远的陪伴

大晚上的随便虐虐有益身体健康……
洗洗睡吧,晚安。
别打我……

正文

   “霸图队长韩文清宣布退役。”

  偌大的训练室回荡着电视中传来的新闻,主播字正腔圆却又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如同利刃插进心中。韩文清皱了皱眉,操纵着鼠标关闭了界面,看着闪闪发光的“荣耀”二字在屏幕中消失。他站起身,环顾着熟悉的周围,这个他拼搏过、努力过,将十余年的汗水挥洒的、却终将离开的地方。

  五月的天气早已有了暖意,可是韩文清却突然感觉到冷。

  他原本准备走出去,却又在门口硬生生停住脚步。伫立片刻,他旋身,坚定却又有些急迫地回到电脑旁。

  至少,...

瞎传传。

摸鱼的宗凛文。

   ◎一

  当宗介不经意间抬眼看到家门前倚靠的身影时,他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海洋气味。他的视线并未过多停留,只是撇开眼,伸手在裤兜里摸索着家门钥匙。

  “幻觉吧。”他自言自语着。凛应该正在东京,准备下个月的比赛才是,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自己果然是忙的太累,竟然已经出现了幻觉。

  想起几年前自己最后一次的游泳比赛,心中突然泛起一丝酸涩。奖牌、比赛、蝶泳,曾经充斥着生活的名词现在已经悄然退出了自己的生命。

  宗介无奈地轻叹一声,拎起有些陈旧的钥匙扣,往前走了一步。

  就在此时,他的手

维勇短篇(R18)

VIRI(三)

#教授维×学生勇

3
  第二天早晨勇利起来便已经是上午九点半,对着床头的钟表揉了好几次眼后表情由呆滞转为惊恐.忙不迭打开课程安排一看……果然,新学期的第一节课已经在半个小时之前开始了.

  他慌忙起床洗漱,穿好衣服往教学楼跑去,连宿醉的头痛也没时间在意.俄罗斯的校园巨大无比,而数学课的教室偏偏又离宿舍极远,待勇利喘着粗气推开教室后门悄悄走进去的时候时钟指针已经滑向了十点.讲台上的老师声音似乎停顿了些许,但是勇利并没有注意.

  此时此刻,他正揉着脑袋在心里默默叹气.竟然迷糊到忘带眼镜.黑板上的字迹在眼里一片模糊,老师也只能依稀看清个轮廓.还好这老...

VIRI(二)

#教授维×学生勇

2
  新生欢迎仪式是各大学都有的传统,而A大对新生的独特欢迎方式,便是——迎新舞会.

  晚上七点,中央大礼堂.

  天花板华丽的欧式吊灯将室内照亮如白昼,偌大的厅堂分散着充满好奇与激动的新生,三两成群地谈笑又或是尽情舞动.

勇利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而唯一算是“认识”的尤里却又早早不知所踪,只好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端过一杯又一杯香槟.

  维克多推开大门,透过重重人群最先看到的便是这幅图景.清一色浅色人影中夹杂着一个东方男孩儿,白嫩脸颊似是被酒液微醺上红晕,大口往口中灌酒却掩不住眼眸中的孤独不安.他心中觉得有趣,表...

VIRI(一)

#教授维×学生勇

  1
  俄罗斯·莫斯科.

  A大宿舍楼前,胜生勇利正费力地拖拽着行李.八月的莫斯科气候宜人,而他额头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他将行李放到地上,抬手抹了抹汗,然后昂首环顾四周景物.

  “哇——好漂亮!”他睁大眼眸,不自觉地张嘴发出惊叹.宽阔的道路晕染着阳光的温和色调,路旁树木葱茏随微风翕动着叶片,四周的俄式建筑显示着历史的积淀和光华.“听从妈妈的建议来俄罗斯上学真是正确的决定啊!……虽然专业是乏味的数学——但我也一定会努力的!”

  由于四周没有熟悉的人,而自己又不好意思主动请求帮助,勇利只...

下一页
©曜要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