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要歌

▼曜歌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全职韩张 双花/歌王子莲真/K尊出.

520贺文(?)

  五月二十号的特殊含义,是张佳乐先意识到的。

  作为霸图的队长,兢兢业业的韩文清自然不会主动去注意这些问题,他的脑内只有“五月二十号,周六啊,那照常训练”等诸如此类的想法,而张新杰也不会把精确到分秒的宝贵时间投入到无意义的思考中。两人正坐在训练室电脑边上认真工作,就看到张佳乐一边欢乐地哼着小曲儿,一边走进训练室,单手一撑,坐在了桌上。

  “老韩!新杰!今天是520啊!520,我爱你,多美好的日子!”

  大喊大叫的结果便是收到自家队长不怒自威的眼神洗礼。张佳乐笑容僵在了脸上。两秒钟后,他跳下桌子。

  “训练,我去训练。”

——
  韩文清表情不变,大脑却已经在高速运转——张佳乐的解释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越想越有那么回事,他便以队长的身份发布了临时通知:5月20日下午,暂停训练半天。

  于是当日下午,张新杰便和韩文清一起出去享受生活。感觉到韩文清的手臂轻轻环上自己的腰,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托了托眼镜,往身边人更靠近了些。

  若是要问Q市最该去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海滩。五月末的天气已经有些温热,暖暖的海风轻柔卷起一阵阵蔚蓝海浪,让它们拍向礁石,冲撞出细腻的白沫。张新杰弯下腰脱下了鞋袜,随后正准备摘下眼镜递给一旁伸手过来的韩文清,余光便锐利地瞟到人群中两个熟悉的身影。

  孙哲平和张佳乐。

  对侧的两人也在同时发觉了这边的韩、张,表情都有些呆滞。

  “呵、呵,老韩你们也来了啊?真巧。”明明是尴尬。张佳乐在内心补了句。

  “恩,巧。新杰,我们往那边去。”韩文清微微点了点头,便揽着张新杰往相反的方向走。开玩笑,难得的二人时光岂是随便就能被打扰的?那边孙哲平与张佳乐也是想过二人世界的,自然也有默契地往另一边走。

  结果在傍晚回俱乐部的路上又碰上了。四个人都心情复杂,面面相觑。

  ——这么巧的事,也不多见了。

  “哈哈,今天这么巧,干脆一起去吃个饭吧。”

  “不醉不归!”

五分之四(?)

  和张新杰在一起之后,韩文清就无法避免地养成了一些习惯。每天准点睡觉倒是其次,他对“五分之四碗”越发纯熟的掌控往往更为霸图人所称道。

  一大早,韩文清就出现在霸图食堂。他走到盛汤的窗口,熟练地拎起汤勺。

  张佳乐晃晃悠悠踏进食堂,便看到自家队长面前整整齐齐摆着两个汤碗。走近一看,里面的汤汁液面平齐,目测竟分毫不差。

  “队长,您盛汤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给新杰盛的。”

  “……”

  不远处坐着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起身走了过来,就着韩文清手里的汤勺又往碗里加了几滴。

  “这样才是五分之四碗。”“……好。”

  张佳乐看着那边挨着的两人,默默往后退了退,决定下午去找大孙去。

永远的陪伴

大晚上的随便虐虐有益身体健康……
洗洗睡吧,晚安。
别打我……

正文

   “霸图队长韩文清宣布退役。”

  偌大的训练室回荡着电视中传来的新闻,主播字正腔圆却又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如同利刃插进心中。韩文清皱了皱眉,操纵着鼠标关闭了界面,看着闪闪发光的“荣耀”二字在屏幕中消失。他站起身,环顾着熟悉的周围,这个他拼搏过、努力过,将十余年的汗水挥洒的、却终将离开的地方。

  五月的天气早已有了暖意,可是韩文清却突然感觉到冷。

  他原本准备走出去,却又在门口硬生生停住脚步。伫立片刻,他旋身,坚定却又有些急迫地回到电脑旁。

  至少,让我在离开之前,再看一次他吧。韩文清想着,微不可察地颤抖着手指,点进熟悉的界面。

  大漠孤烟。他正坚定地站在屏幕里,双手握成钢铁般的硬拳。他神情倨傲,紧抿双唇,目光投向远方。

  韩文清神色微变。凝视着这个陪伴了自己十余年的角色,在那一瞬间,他突然不想离开。

  可是,他深切地明白,自己不得不离开。

  他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罢了、罢了,离开之前,再最后一次,操纵着大漠孤烟,完成最后一场战斗吧。

  也许是多年的习惯使然,他和一个牧师组了队——即使那个牧师的级别不高,装备也不算是高级。那个牧师一言不发,只是敲了几个字:“开始吧。”

    “好。”

  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人操纵着角色踏入战场。他们不怎么交谈,却又配合的天衣无缝。

  当“胜利”二字跳出,韩文清怔然地凝视着。他说不清楚这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可是他觉得,刚刚那个牧师,风格、技术,都像极了张新杰。

  可是现在新杰应该已经睡觉了才是……可能这只是一个有些厉害的玩家吧,而他恰巧学习了新杰的技巧——要知道,张新杰可是所有牧师玩家的榜样,这一点已经不足为奇。

  没有过多细想,韩文清揉了揉眉心。他踱步离开,脚步声划过空旷的走廊。

◎宿舍。

  张新杰习惯性地托了托眼镜,抬腕看了看表。十二点,韩队也真能耗啊。他无奈地微扯唇角。表情却渐渐转为苦涩。

  张新杰想,也许他并不应该悲伤,因为他会永远地陪伴着韩文清。

  永远。
 

摸鱼的宗凛文。

   ◎一

  当宗介不经意间抬眼看到家门前倚靠的身影时,他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海洋气味。他的视线并未过多停留,只是撇开眼,伸手在裤兜里摸索着家门钥匙。

  “幻觉吧。”他自言自语着。凛应该正在东京,准备下个月的比赛才是,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自己果然是忙的太累,竟然已经出现了幻觉。

  想起几年前自己最后一次的游泳比赛,心中突然泛起一丝酸涩。奖牌、比赛、蝶泳,曾经充斥着生活的名词现在已经悄然退出了自己的生命。

  宗介无奈地轻叹一声,拎起有些陈旧的钥匙扣,往前走了一步。

  就在此时,他的手掌被紧紧握住。那人的力道带有一丝强势的意味,将温热的触感、甚至微微跳动的脉搏,传递给了宗介。

  宗介惊愕地微张了嘴,抬头望去,便看到那熟悉的面庞,散乱束起的半长发丝,还有洁白醒目的鲨齿。紧接着,他就听到了那人的声音。

  如愿以偿地。

  “宗介,好久不见了。”

————————
虽然知道是冷坑,但是想到梗还是忍不住想写。估计没什么人看…自娱自乐就好。
当然如果有人看就更好了。
下次更,大概…不会…隔很久。
最后,宗凛真好呀。

VIRI(三)

#教授维×学生勇

3
  第二天早晨勇利起来便已经是上午九点半,对着床头的钟表揉了好几次眼后表情由呆滞转为惊恐.忙不迭打开课程安排一看……果然,新学期的第一节课已经在半个小时之前开始了.

  他慌忙起床洗漱,穿好衣服往教学楼跑去,连宿醉的头痛也没时间在意.俄罗斯的校园巨大无比,而数学课的教室偏偏又离宿舍极远,待勇利喘着粗气推开教室后门悄悄走进去的时候时钟指针已经滑向了十点.讲台上的老师声音似乎停顿了些许,但是勇利并没有注意.

  此时此刻,他正揉着脑袋在心里默默叹气.竟然迷糊到忘带眼镜.黑板上的字迹在眼里一片模糊,老师也只能依稀看清个轮廓.还好这老师吐字极清,声音又悦耳,勇利也能勉强听个大概.

  “勇利.”耳边突然传来的叫声令勇利浑身一激,后知后觉地发现教授已来到跟前.慌忙从书本中抬头,正准备起身的动作微微一顿——

  这不就是昨天送我回去的人吗!

  突如其来的认知令勇利骤然深情呆滞,想到醉酒丑态后脸颊更是涨得通红.维克多却勾着唇角在一旁默默等着勇利回答问题,一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在离开勇利身侧时悄声说了句“下课来找我.”

  勇利浑浑噩噩听完了剩下的课,脑中关于“原来他就是维克多”和“维克多昨天帮了我”的认知盘桓不去.待教室学生几乎走光后他慢慢蹭到前面.维克多正在收拾课本,察觉到勇利的到来,眼中泛起兴味.

  “胜生勇利.鉴于我昨天帮助了你,你也要帮助我一件事——礼尚往来.”

  勇利呆呆点头.维克多见此情景笑意更深,说道:

  “当我的科代表,勇利.”

  “看在你今天迟到了一个小时的份上,不许拒绝.”

————————————————————————
迟来的更新。
请别怪我???
我会尽力不做咸鱼的!

VIRI(二)

#教授维×学生勇

2
  新生欢迎仪式是各大学都有的传统,而A大对新生的独特欢迎方式,便是——迎新舞会.

  晚上七点,中央大礼堂.

  天花板华丽的欧式吊灯将室内照亮如白昼,偌大的厅堂分散着充满好奇与激动的新生,三两成群地谈笑又或是尽情舞动.

勇利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而唯一算是“认识”的尤里却又早早不知所踪,只好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端过一杯又一杯香槟.

  维克多推开大门,透过重重人群最先看到的便是这幅图景.清一色浅色人影中夹杂着一个东方男孩儿,白嫩脸颊似是被酒液微醺上红晕,大口往口中灌酒却掩不住眼眸中的孤独不安.他心中觉得有趣,表面上不急不徐与同事学生打着招呼,余光却锁定在勇利身上.

  勇利此时已喝的头脑有些眩晕.心中模模糊糊想到自己以往醉酒时的丑态——不,这已经不能用“出丑”来形容——于是用尽最后的意志力想在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之前赶紧离开.

  维克多看到那跌跌撞撞的身影蹒跚向外走去,思量片刻终是担心独在异乡的留学生半路上出些意外,便向正在谈话的同事匆匆告别,快走两步追上勇利.

  “嘿.我送你回去吧.”勇利听到面前的人像是在对他说话,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去.俄罗斯男人的高大身形包裹在剪裁得体的银白西装中,银灰色的半长发丝,深邃的蓝眸.“我从来没遇见过如此俊朗的人.”他喃喃自语着.蓝眸中的真诚和温暖让勇利不由自主放下心来,任维克多握住他的手扶他向外走去.

  问了他的宿舍楼和寝室,维克多搀扶着他走过大半个校园,来到目的地.此时勇利的醉态才开始完全显现出来,整个人瘫软得像一滩泥.维克多叹了口气,将迷迷糊糊的人儿扶到床上躺好.看他面色潮红,还细心地将手掌附在他额上测了测体温.发觉一切正常后为勇利掖了掖被角,随后起身准备离去.

  走到楼梯口后,维克多想起来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于是又转身折了回去.步伐停滞在302寝室门前,维克多凑近门框,细细辨认了门上的标牌.

  “胜生勇利.日本留学生么……Amazing.”

————————————————
由于脑洞有些枯竭.
欢迎各位天使来提供脑洞或者剧情![...
比个哈特♡.
                                        曜要.

VIRI(一)

#教授维×学生勇

  1
  俄罗斯·莫斯科.

  A大宿舍楼前,胜生勇利正费力地拖拽着行李.八月的莫斯科气候宜人,而他额头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他将行李放到地上,抬手抹了抹汗,然后昂首环顾四周景物.

  “哇——好漂亮!”他睁大眼眸,不自觉地张嘴发出惊叹.宽阔的道路晕染着阳光的温和色调,路旁树木葱茏随微风翕动着叶片,四周的俄式建筑显示着历史的积淀和光华.“听从妈妈的建议来俄罗斯上学真是正确的决定啊!……虽然专业是乏味的数学——但我也一定会努力的!”

  由于四周没有熟悉的人,而自己又不好意思主动请求帮助,勇利只好自己把行李搬上三楼.A大不仅是世界顶尖的学府,住宿条件也相当了得,每个寝室只住两名学生.站在“302”房门前,他微微平复了急促的喘息,抬手敲了敲大门.

  ——没有回应.

  难道自己的室友还没有入住?可自己明明已经是最后赶来入住的新生了啊——这样想着,纠结片刻,他还是推门而入.

——昏暗.厚重窗帘紧拉着阻隔了外界的阳光,使室内看起来有些压抑.右边的床铺上安然躺着一个少年,金色发丝柔顺贴在枕上.听到门口传来响动,本在玩手机的他微微侧头,蓝眸向门口一瞥.
  被凌厉视线紧盯的勇利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这个室友……看起来……真不友善.“又矮又胖,真难以想象要和你住同一间寝室,猪.”

  勇利的脑中一片空白.他不敢想象,这个看起来身形纤弱的少年,开口竟是这样的一句话.额前有冷汗滑落,他思虑片刻还是扬起僵硬笑容,伸出手去.

“……那个,我是胜生勇利,来自日本.请多指教!”

  “Yuri.”床上少年薄唇微张,不耐地吐出一个名字.而勇利却僵立在一侧……“你在叫我?”
  “笨蛋.我是在说我的名字!!Yuri,我是尤里.”

————————————
新开个文…维勇,大概会挺长的…?
最少每周更一次吧大概。
文笔渣还请不要嫌弃。
下一次victor出场敬请期待♡